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為逝去的三

2020-09-17 02:38:25


我愣了愣,問:「晨入校的時候就有喜歡的人了?怎麼從來沒聽說過?」楠
拿眼瞪我:「跟你這種傻子說話真累!不是你麼?!」楠伸手掐我的臉,說:「
哎呀弟弟,你臉真大喲──晨跟我說從入校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她就喜歡上你了,
她說你就是她心目中白馬王子的樣子!」
  我喃喃說:「不是因為挨打那事才喜歡的?」
  楠說:「我問過晨,她說她一直在等你能約她,最後,實在忍不住了,才厚
著臉皮約你。」
  楠說:「武聽晨那麼說,知道自己是誤會了,也知道自己徹底沒戲了。可又
覺不甘心,不能白挨了一刀,就求著晨認他當哥哥,說以後有什麼事,隨叫隨到
。晨原本就是獨生子女,也想能有個哥哥的,再加上武又為她挨了一刀,晨當然
馬上就同意了。」
  我呆了呆說:「可那天我看到病床裡她們打情罵俏的,武還讓晨握他的雞巴
給他接尿。」
  楠想了想說:「哥哥妹妹打情罵俏有什麼不行的?再說,我不是跟你說過了
麼,武由於打小受家庭影響,對他來說,握雞巴跟握手沒太大分別的。他根本就
沒覺得讓自己的妹妹或是朋友的女友握他的雞巴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想了想,還是搖著頭,說:「對武來說是無所謂,可對晨呢?」
  楠愣在那裡。
  我慢慢回想著那天在病房外看到的場景,說:「楠,我知道自己是個傻子。
可很多事情不是憑腦子,而是能感覺出來的。」
  楠坐著不說話,過了些時候,說:「晨從醫院出來,找你說有事跟你說,你
知道是什麼事麼?」
  我呆了一下,說:「嗯?不是分手麼?……嗯,照你這麼說……」我看著楠
,輕輕問:「不是?」  
  楠看著我笑,眼有些濕,兩手捧著我的臉,像個大姐姐在安慰她剛摔了一個
跤的小弟弟:「傻子,聽好了──晨是決心把自己的身子給你!!」
  我腦袋嗡的一聲,呆了會兒,卻感覺心裡頭卻沒太多遺憾或是什麼痛苦,可
能是早麻木了緣故吧。現在這個時候只是心裡還有些疑惑,我問:「不會的啊,
把身子給我幹嘛要跟我說對不起,再說了,我說分手後她也沒說什麼啊。」
  楠仍在撫著我的臉,嘆了口氣:「小傻子……你知道你的最大毛病是什麼麼
?」停了停楠說:「你自尊心太強,嗯,很多時候自尊其實就是自卑,你太自卑
,老覺得自己不如武。再者說,處男就那麼讓你覺得丟人?那天你讓他們羞辱時
的表情,別說是晨,我看著都心疼。」停了停又說:「晨是覺得山上你被那些人
笑話是她的責任,是她死腦筋,老守著自己的貞操觀不讓你動她,才搞得你讓別
人當眾取笑。嗯,其實也不怪晨的……」楠頓了頓說:「你非得讓晨說出來才敢
上她麼?」
  過了會兒,我問:「可我說分手的時候,晨也沒太大驚訝呀?以後也沒理我
啊?」
  楠的手輕抖了一下,說:「晨是吃我的醋了,那個時候,她以為你是喜歡上
我了。」
  「嗯?」
  「小傻子,有些事男人不懂的。當初我們四個人住一起的時候,你是沒注意
,哪天我跟你說話一多,或者你開我的玩笑,晨馬上就敲鍋打碗的。」
  「嗯?有這事兒?」
  「我們女人,都懂的。晨在我面前有些自卑,有點像你在武面前,她覺的她
沒我漂亮,又覺得自己的傻蛋是個寶,彷彿全世界的女人都會跟她搶。」頓了頓
楠又說:「那天小屋裡,你雞巴硬成那樣,說你不喜歡我,不想操我,哪個會信
?」
  「你消失的那三天,我跟武都鼓勵過晨的,說小屋裡的事肯定傷你自尊了,
你們倆個處兒總得有一個人主動起來。我們勸晨主動一些。」隔了會兒楠說:「
其實,那個時候武已經放棄了,只是想著山裡的那件事別太影響你們的感情。」
  「還記得你們分手你喝醉的那天晚上吧?」楠喃喃又說:「傍晚的時候,晨
過去找我,罵我不要臉,搶她的男朋友。……當時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給她罵愣了,跟她解釋說沒那回事兒。」楠停下來,戲謔的看著我:「我可沒
跟晨說你把我舔高潮了,我又在你睡著的時候把你含射了的事啊。」正了正臉楠
又說:「晨不信,帶我四處找你,說要跟你當面對質。」
  我說:「嗯?你們一起找過我?可我記得當時就你在我身邊啊?」
  楠疑惑的看著我:「嗯?那個燈柱下面,你不記得了?」楠正了正臉又說:
「都十一點多了,我們一起找了你好幾個小時了,晨那時是又氣又急,見著你就
問你是不是因為我跟她分手。」
  「嗯?我那時說什麼?」
  「你扇了她一耳光。」
  「我打了晨?我打了晨?」我喃喃說:「我怎麼一點也不記得了?」
  「晨哭著跑了,去了武那邊。跟武說你跟我的事兒。武當晚也不知道你們鬧
的哪一處,第二天我跟他碰面他才明白過來。當時我跟武說,那正是晨最脆弱的
時候,他如果還愛她的話,正好可以把晨搶到手。」
  我皺皺眉:「嗯?你為什麼非要拆散我們?」
  楠看著我:「那時是因為你。」
  我又皺眉:「嗯?」楠靜靜看著我,笑笑,一字一頓的說:「因為我想搶你
。」
  呆了呆我說:「你說愛我,那是騙我的,我知道。」
  楠笑:「小弟弟,現在變聰明了呢。」又說:「有時還是愛一點的。」楠把
住我的手,讓它放到自己的心口上,笑笑又說:「不過,你再不愛我的話,它很
容易變的呢!」
  我笑,說:「你真是我的剋星。」
  楠不說話,過了半天,嘆了口氣:「不。你是我命裡的剋星。原本我都已經
不相信愛情了。」
  楠又說:「其實當時武沒同意。他說既然他知道晨愛的人只是你,對他沒任
何感情。他即使得到晨的身體也沒什麼意義──感情才是武最看重的。我就勸他
,說女人經常是那樣,得了她的身體後,感情自然而然的就來了。武猶豫著,還
是不同意,不過,他並沒跟晨坦白,他可能當時心裡也存著妄想吧。於是,就這
樣咱們四個不清不楚的過了一段日子。」
  停了會兒,楠說:「你記得我跟武吵的那天吧?」我點點頭。楠又問:「知
道我們吵的什麼吧?」
  「嗯,也沒太在意,你們在廚房裡,也聽不大清。我不願意去操心別人的私
事,再說,當時我在聽磁帶。」
  「嗯。對了,你知道武為什麼要打我的麼?」
  「嗯?」
  楠淡淡說:「我跟他說我受不了了,無論他想不想要晨,我都要搶你。武罵
我自私,說再等一陣子,等他跟晨再培養些感情再說。我就罵他沒用,說都那麼
多天了,他連晨個乳頭都沒摸到。我跟我說,當天晚上就要跟你上床,還要讓晨
知道。」
  過了會兒,楠說:「於是武就打了我……不過,我明白的,他其實也在打著
自己──他內心裡也想著你們能早斷呢。要知道,每個人心底都會藏著一個惡魔
,即使是聖人。嗯,然後,接下來的事你就知道了。晨那麼保守的女孩,看到你
跟我那樣,你說她會怎麼想?」
  呆了一陣子,我問楠我跟晨還有機會麼。
  想了想楠喃喃說:「誰知道呢。你得問你自己。」
  「嗯?」
  「記得那個晚上麼,晨去咱們屋抱你的那天夜裡?」我點點頭。楠又說:「
她當時剛給武的媽媽送回去。」
  「嗯?」
  「知道晨為什麼那樣麼?」我搖搖頭。楠說:「她已經給武的家裡人折磨了
七八天。你不知道那些人折磨女人的手段,我可深有體會。」頓了頓楠輕輕說:
「他們不只要從肉體上折磨你,還要從精神上壓垮你。那時晨已經知道山上的事
是個圈套。」
  室子裡靜靜的,楠忽的問:「你真的從來沒愛上過我麼?哪怕一會兒?」我
不說話。楠眼神一暗,過了會兒說:「好吧,該說的都跟你說了,下面我們幹正
事。」
  「嗯?」
  楠回頭看門口方向,伸手慢慢把裙子下的內褲脫出來,又把我的褲門拉鍊拉
開笑笑,在我耳邊喃喃說:「老公,時間不多了,讓我們抓緊時間愛愛吧……」
  我看著門方向急急重複說:「讓人看到,讓人看到。」褲門間的雞巴卻直直
的挺起來。
  楠挪著身子坐上去,用把裙子四周仔細掩好,輕輕說:「老公,別出聲……」
       (07)愛
  幾天後,對於我沒事在天台欄杆外散步的事情,學校的處理決定下來了,以
「影響正常教學秩序」為由,給了我一個記過處分。
  這天,我去敲那邊的屋。跟武說我想單獨跟晨聊聊。武沒說什麼,出去了。
  我們相對著坐在兩張床上,都看著地面。我說楠都跟我說了。晨�頭看了我
一眼,又低下頭去。
  我說:「我是個傻子,都是我的錯。」晨不吭聲。
  我說:「我們重新開始吧。」晨�頭看我,我看著她繼續說:「慢慢的,都
會過去的。」
  晨看看我,兩行淚悄悄的流下去,靜靜說:「回不去了,我已經回不去了。」
  過了會兒晨說:「方,我跟你說說我那七天的日子吧。這些事武都知道了,
他說我是清純也好,是個蕩婦也好,他都會愛我一輩子。武那麼說讓我很感動。
可是,方,如果你也能接受我的話,我就跟你好好麼?」
  「那天,我在武家裡。武媽媽是醫生,晚飯後,她說最近市裡鬧流感死了好
幾個人,給我注射預防疫苗。雖然覺得哪裡不對,可我不好意拒絕。那之後我腦
子一直是昏沈的,全身發熱。客廳裡大家看著電視,武媽媽又說太無聊,讓武爸
爸找毛片子看,等我看到電視裡的光著作愛的那些人後才知道毛片是什麼東西,
那是我第一次看那種東西,身子更熱,也不知道羞,眼盯著就不動了,看著電視
裡的雞巴覺得它們在操著我。我實在下面癢的受不了,就藉口去衛生間。那是我
第一次手淫,當我快來了的時候,聽武的妹妹在外面敲門,問我沒事吧。我說沒
事讓她走開,她不走,說擔心我要去找鑰匙開門。
  我只好出去了,跟他們坐沙發上繼續看。又看了一會兒,武爸爸坐到我身邊
開始摸我,把手伸到我乳罩下摸我的乳頭,另一隻手伸到了我裙子下,客廳裡沒
開燈,只有電視屏幕的光,我當時完全沒有反抗的想法,只是安慰著自己別的人
都看不見。武爸爸把手指插在我下面,開始是一根,然後是兩根,三根,下面的
聲音越來越響,我知道別人肯定知道了,卻又不想讓他停,羞的只能閉了眼。可
當我快來的時候,他卻停了,在我耳邊說他想親親我下面,我說有人呢。武的爸
爸就說他們在看電視呢,看不到。我於是也騙自己說,對,是看不到。
  我坐在沙發上,武的爸爸跪在我下面舔我那個地方,聲音越來越響。我只覺
的天昏地暗,裡面越舔越癢,也不知什麼時候耳朵裡聽到一個女人在呻吟,又意
識到是自己的。不由又去看旁邊,見武的媽媽、哥哥、妹妹他們這時正圍在我四
周,盯著我。我就開口跟武的爸爸說不要,說我要走。可身子一動也動不了,我
沒力氣,心裡也不想動。武的爸爸把褲子扒了,把雞巴放到我下面劃,問我想不
想它幫我止癢。我說我不想,說我不能對不起武。武的媽媽在一邊說什麼對不對
的起的,不就是操逼麼,說我只要真心愛武就行了。又說武操過很多女人,沒一
千也有八百,說如果那樣武還沒臉活了。又說我也沒有處女膜了,操了洗洗,大
家不說武也不會知道。我聽了再沒吭聲。
  武爸爸拿雞巴劃著我下面,又催我,說我同意的話就跟他說,鬧出誤會來就
不好了。他催了好幾遍,可我實在開不了口。最後,他生氣了要把雞巴拿走,那
時我不由說了句『操我!』。
  我本來以為武已經很會作愛讓女人舒服了,沒想到跟他爸爸比武就像個處男
。他彷彿能看透你的心事,我皺一下眉,閉一下眼,他都能從裡面看出我的想法
,我想他快他就快,我覺的哪裡癢他就插哪裡。我第一次嚐到那種洩到讓人想死
的滋味,當時我身子曲在沙發上,扭著下胯亂挺著手腳亂揮著,我覺得自己讓人
抽了筋,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等我靜下來後,武的媽媽說我是她見到的最騷
的騷逼。
  冷靜下來後,我躲在衛生間裡,哭著拿噴頭沖自己下面,沖裡面,我沖了一
個多小時。我覺得自己對不起武,我非常的恨我自己。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
我跟武媽媽說我要回去。她問我是不是因為昨晚叔叔沒把我搞舒服,說今天他會
溫柔一些。我說我不能再對不起武。她說反正也對不起了,插兩次跟插一次也沒
太大關係,說文的雞巴也不小,問我試沒試過同時讓兩個男人操過。我生氣了,
站起來就要走。給武爸爸按在椅子上,武媽媽上來給了我一巴掌,說好聲好氣不
聽還真把自己當天使了。說昨晚他們給我拍了錄相,我不聽話的話他就把它拿給
武看。我掙扎著還是要走。武媽媽還要扇我,給武爸爸止住了,他跟我說他不會
勉強我的,說他們絕對不會說的,說要有個條件,要我在武不在的那段日子每天
下課後去那邊。我猶豫著。武的媽媽說我不同意的話就把錄像賣出去,讓天下所
有的人看,讓我的父母親戚老師同學都看。我同意了。她又拿來一個不�鋼跟籠
子一樣的東西,要給我扣上,說為了讓我睡覺的時候放心,她幫我用它把我的逼
鎖住。後來我才知道它的名字,叫貞操帶。
  武媽媽給我套上。我說我要回學校,在學校我不用這個。她說她不放心,說
我那麼騷搞不好會給武戴綠帽子。學校裡我整整一天都心神不寧,無論誰看我,
我都覺得他是在看我下面,開始的時候我回屋子換了褲子,可天太熱,下面熱的
受不了,只好又換回裙子,走路的時個死抓著裙子,怕有風讓別人看到。一整天
我滿腦子都是前一天晚上電視片子裡的各種操逼的場景,想到武爸爸操我時的感
覺,到下午的時候下面癢的更是厲害,坐在教室裡覺的下面的水已經流出來了,
那時我還不知道,其實在早晨的時候,他們給我的水裡加了藥,不過,後來武的
媽媽說她是醫生她最清楚,說藥的作用終究有限,說關鍵原因是我是個騷逼。
  有堂課我實在沒忍住,偷跑去了廁所,我想去撓一下我的逼。可進了廁所知
道,那貞操帶前面那道縫手指根本伸不進去,試了半天也沒進去,下面反而更癢
了。我跑回教室,找了幾支畫筆,在廁所裡挨個兒拭,終於那最細的一根塞了進
去。一個人喘著粗氣坐在馬桶上拿著畫筆捅自己下面,我捅著捅著就哭出聲來,
我覺得自己真是下賤,跟武媽媽說的一樣,是個婊子。
  晚上去武家裡,求武媽媽把我下面打開,說在那裡我對他們放心,不會擔心
他們會在我睡覺的時候操我。我想她能打開,我好去廁所裡用手使勁撓一撓。可
武媽媽不同意,埋怨我說不替她考慮,說她是為了防她老公,說一旦她老公再操
我,她會傷心的去死的。武的爸爸確實說話算話,碰也不碰我一下。只是讓我陪
他們看片子,各種各樣的,有一個男人的兩個女人,有一個女人幾個男人,有一
群的男的一群的女人,當看到上面一隻狗在操一個女人的時候,我張大了嘴再也
閉不上,武的媽媽在我耳邊說她家的那條大黑狗也會操的,說操的可舒服了,問
我想不想試試。過了會兒,又見一個牧場裡,兩個女人在舔一匹的馬的雞巴,然
後一個拿著馬雞巴插另一個的逼。武媽媽又說,說他們別墅後面就是一個馬場,
說那裡面的馬的雞巴比電視裡的大多了,問我有沒有興趣試試。
  那個時候我已經給折磨了整整一天了,下午的廁所裡那畫筆太細,根本沒用
。武媽媽故意讓我跟她換換位置,然後盯著我位置皮沙發上的我流上去的東西,
誇張的問我怎麼能尿在沙發上。夜裡我一直迷迷糊糊的,終於在天快亮的時候才
睡著。第二天,學校教室裡我幾乎要瘋了,每過一小會兒就要拿著畫筆去一次衛
生間,好在我在那縫的地方貼了衛生巾,不再怕有東西流下去。好不容易挨到下
課,夜裡,在武家裡,我躺在床上,腦子裡閃現的只是一根根的雞巴,我忍不住
,就去廚房找了兩根筷子偷著去了衛生間。衛生間裡,我正拿筷子插著自己下面
,門開了,他們別墅的門能用鑰匙從外面打開。武媽媽領著四個男人進來,把衛
生間擠的滿滿的。
  那四個人我都認識,兩個壯一些的是武爸爸的保鏢,非常胖的那個他們叫他
王管家,也負責作飯,那個瘦的是家裡的司機。他們身上什麼也沒穿,看著我,
擼著雞巴。武的媽媽把我手裡的筷子從我逼裡拔了出去,嘆氣說這是何苦呢,說
你想操逼跟我說一聲不就行了麼,說除了武爸爸家裡還有的是雞巴。過了會兒又
要我仔細看他們的雞巴,說那都是她精挑細選的,說操起來可舒服了,特別是他
們一起操你的時候。聽了武媽媽的話,腦子裡是不想的聽她的,卻又跟不受控制
的一樣,挨個看起來,確實跟武的都不一樣。──後來在他們偷拍的錄相裡看到
,當時我還在伸舌頭舔自己的嘴唇──我那時還不知道他們在廁所裡按了攝像頭。
  我頭昏昏的看著那四個雞巴,近的都快貼到我臉上了。武的媽媽讓我含一含
,感受一個跟武有什麼不一樣。我腦子裡拼命說著不要不要,嘴卻張了開,挨個
兒含起來。武的媽媽又說含都含過了讓他們操一下吧,說看他們那麼難受讓我幫
幫他們,自己也不用忍的那個辛苦。我自始至終搖著頭,我說我不能再對不起武
了。她生氣了,又扇我,大聲罵我,罵我給臉不要臉,給雞巴不要雞巴,警告我
說,讓我想明白了,武還有十多天才能回來呢。讓我問問自己,能不能再忍十天
,說今天我再不同意的話,我就是爬著求她,她也不會給我開那貞操帶讓雞巴操
我。我仍是搖頭。武媽媽不耐煩了,就說她只數十個數,如果我同意了話就點點
頭,說數完我還不答應的話,我以後就別想了。她數到十的時候我仍是低著頭沒
動。她生氣了,叫上他們就要出門,這時不知我怎麼想的,不由的拉住了最後一
個的手。
  這天夜裡,他們四個操了我一宿。按他們的話說,把我的屁眼也開苞了。我
給他們擺成各種各樣曾在電視裡看到的姿勢,看電視的那些時候我曾經幻想的電
視裡的那些女人是自己,沒想這麼快就成真了。他們操我的時候,武的媽媽一根
一根的拔我的陰毛,她說我的陰毛太多了,不好看。我疼,求她停,她跟沒聽到
一樣,慢慢的我就認命了,又覺得那種痛讓我陰道裡更癢更舒服了。到後半夜裡
,我彷佛瘋了一樣,拼命的在他們豎起的雞巴上跳聳著,武媽媽給他們吃了很多
藥,可他們射了幾次實在是硬不起來,武的媽媽就讓他們用手操我,最後把整隻
手都塞到了我陰道裡。那個時候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雞。
  我睡了幾乎一天,傍晚的時候給武媽媽叫醒,說老朋友來看你了。我見床四
周站著八個光溜溜的男人,感覺有些眼熟,過了會兒認出來,他們是那天在山上
小屋裡要輪姦我的那八個人。我一時腦子跟斷電了一樣,一片空白。武的媽媽問
我明白了吧。我搖頭。她又說,他們是武的朋友,是武安排他們去演戲,拿雞巴
強姦楠,拿刀捅武,好叫我感激武。她說武根本就不愛我,只是想著給我開苞,
說不信她一會兒給我找找以前拍的錄相,說武可喜歡、可會給女孩子開苞了,又
問我當時給開苞的時候是不是很舒服。我腦子一直空白著,呆呆的任他們上了床
,開始用各種花樣操我。
  他們走了後,我一個人坐在床上不知過了多久,武的媽媽進屋喊我吃飯。我
跟她說我要走,我說我不想再見到他們,不想再見到武。我說你們除非殺了我。
她把我扇在地上。冷著臉又罵我,說她已經忍我好久了,說她們家不是公共廁所
想來就來想走就可以走的。她喊來武的爸爸和哥哥,把我捆在了床上。她給我注
射了一針筒不知什麼液體,口裡嚷著說,我就看看你這個小婊子能裝到什麼時候。
  到半夜裡的時候,我身體又脹又熱,像是馬上就要炸開。恍惚裡我根本控制
不住自己,兩腿夾著拼命的磨的逼。磨著磨著,屋裡的燈亮了,我呆住了。我看
到武的妹妹正光著身子跪在地上舔她爸爸和哥哥的雞巴。他們在我眼前一起操他
的女兒,他的妹妹。武的妹妹大聲的呻吟著,喊著讓他們操死她。我一直盯著他
們,眼睛根本拿不開,下面磨的更快,武的媽媽在我耳邊說,你想他們操你麼。
我不由的點點頭。她讓他們停了下來。武的爸爸把雞巴頂著我的逼。武的媽媽說
你想他操進去的話就求他。我看著雞巴不吭聲。她就讓我跟她說『操我』,我跟
催眠了一樣跟著她說『操我』。她說這樣還不夠淫蕩,讓我說『求求你用你的大
雞巴操我的騷逼吧』,我說『求求你用你的大雞巴操我的騷逼吧』,她一遍一遍
的說不行要大聲。我最後跟瘋了似的喊『求求你用你的大雞巴操我的騷逼吧』。
  那一刻我明白我完了,我再也擺脫不了他們了。這之後一些天我再沒回學校
。武的爸爸找了很多男人過去,讓他們整天整夜的操我,我睡著的時候都能感覺
下面小逼還給操著。每到吃飯前,餐桌上,武的媽媽都會先叫來保鏢或是別的男
人,讓我把他們含出來,射在我碗裡,讓我混著飯吃下。她說我這整日挨操,不
多補充些營養身體會熬不住。我吃飯的椅子上貼著假雞巴,我每天都是套坐在假
雞巴上吃的飯,武的媽媽說這是為了我好,說小逼冷氣了話,飯後再操的話又得
浪費時間找感覺。他們放我走的那天,武的媽媽扒著我下面看,笑我,說我的逼
黑的像給操了十幾年,說我陰道裡都已經磨出繭子了,以後就是連續一百個男人
輪姦我也不用怕了,還讓我不用謝她,說她幫我全是因為武。
  他們用各種各樣的手法折磨我,把電動的假雞巴貼在自行車車座上,讓我用
逼套著騎著車在市裡走,走大街,走小街。他們開車跟著。無論什麼情況我都不
敢從車座上下來,四周的人都看我,可能覺的我有病。在一條街上,車卡在了溝
裡,怎麼也拔不出來,好奇圍過去的人越來越多,對我指指點點,說我是不是傻
子,下車趕著走不就得了。又問別的人聽沒聽到奇怪的嗡嗡聲。我僵在那裡一下
子洩了出來,也尿了出來,抖著身子跟車一起倒在了地上。假雞巴從我的逼裡脫
了出去。我把頭埋在手裡緊貼著地,只覺的除了車座上假雞巴的嗡嗡聲,四周一
點聲音沒有。
  他們帶我去馬場教我騎馬,讓武的爸爸抱著我,武的哥哥抱著他妹妹,分騎
兩匹馬,裙子下面,我的逼套在武的爸爸雞巴上,那邊應該跟我一樣,讓馬顛簸
的跑著,讓我的逼隨著馬的顛簸套弄他的雞巴。每過一段時間兩邊換換人。他們
又把電動雞巴安裝在馬鞍上,讓我騎在上面,跟武的妹妹比賽,沿馬場跑兩圈,
說誰輸了就要挨罰。我剛學會騎,下面雞巴磨得我的逼也生疼,我騎了半圈,武
的妹妹就騎著雞巴已經跑完了。他們要罰我,又說我那馬整天讓我騎著,多辛苦
,讓我幫牠舒服舒服,射出來。說我要不就讓它操我,要不我就把它含出來。我
選擇了後者。
  馬的那個雞巴粗長的跟我的胳膊一樣,剛含的時候那股怪味差點讓我吐了,
過了會卻適應了,心裡想著它又比人的雞巴髒多少呢,不都是一塊臭肉而已。它
噴了我一臉。他們誇我,又讓我舔另一匹……」
  晨紅著臉,說的很仔細,跟我說著當不同的雞巴操她的時候,她不同的感受
,一邊還端詳著我的表情,彷彿一個妓女在向她的客戶介紹著她所能提供的服務
。我顫著手,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衝出了門。
  在高中同桌那裡昏昏沈沈幾天后,我回到學校,回到那個屋,楠跟我說晨前
天自殺了。楠面無表情的說救過來了,說晨現在在武當時住院呆的那個病房。楠
說晨攢了近半瓶子的安眠藥,估計想自殺不只一天了。
  病房裡。武走了出去。我坐在晨床邊,看著她。晨手上打著點滴,坐在床上
沖我微笑著。我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這時,晨輕輕說:「方,武
說我已經為你死過一次了,不再欠你什麼了,餘下的生命就可以為我自己活了。
嗯,我已經答應武了,我出院後會跟他一起好好活。」
  房間裡半晌沒有聲響,這時晨忽的一笑,說:「方,知道麼,我們交往的時
候,其實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讓你操我了,特別是你親我,摸我奶子的時候,我
甚至想著你能不顧一切的強姦我。我暗示過你好幾次,可你一直沒明白……可那
個時候,你讓我怎麼能開口明說。」
  「武說他不在乎我以往的一切。他知道她媽媽對我幹的事後,想了很多方法
讓我忘了。楠跟你說了吧,那些天,武想著法的在學校裡操我,折磨我。我明白
的,武是為了讓我給開脫。」過了會晨又說:「其實方,對不起,我撒謊了,我
最初被武約出去並不是完全不喜歡他的。」
  「方,我想明通了,女人這逼沒有什麼髒不髒的,逼就是用來操的,一個操
是操,一百個操也是操,沒區別的……」晨頓了頓看著我說:「方,你現在操我
好麼?武不會介意的。你像操楠一樣使勁操我一次好麼?我想好久了。」
  我低著頭站著不動,聽晨又說:「方,要不我給你含含雞巴吧,我一直想知
道你的雞巴是什麼味道。」
  我慢慢出了房間,出了醫院,像披著一個空殼慢慢走著。看著腳下斑駁的路
,想著自己已經徹底失去了晨,想著自己為什麼哭不出來。��看看天,心裡頭
反而有種卸下了擔子的感覺,像是剛刑滿出獄的犯人。
  我回到我們租住的地方。屋裡空蕩蕩的。見屋裡楠的東西都不見了。楠床上
留了一封信。楠說她走了,說不會再煩我了。
  我坐在楠的床上呆呆坐了一下午,傍晚的時候終於哭了出來,再也停不下來
,嗚咽著像個受了傷的小獸,像個剛丟了玩具的孩子。生命裡第一次感覺到那種
心撕裂的感覺,彷彿又聽到了自己心碎著的聲音。這一刻我才明白,我心裡面不
願再接受晨並不是因為她「髒」了,而是因為我不知在什麼時候愛上了楠。
  接下來一些天,我跟瘋了一樣的找著楠。打聽她的同學,那個時候我才發覺
,跟楠處了那麼長的時間,自己對楠過去卻仍是一無所知。我去了楠的老家,去
楠以前上過的高中打聽,去中學打聽,甚至去了小學,去了她同學說她喜歡的和
想去的每個地方……全沒楠的音訊,我甚至去了楠繼父那邊,問他知不知道楠的
情況,他衝著我淫淫的笑,說那小婊子可能讓驢雞巴操死了吧。
  從楠老家我打聽到,楠其實並沒有哥哥,而是有一個小她兩歲的弟弟,她小
學一年級的時候,她爸爸跟弟一起出車禍死了,她媽又跟了同村的一個老光棍,
結果楠的這個繼父在她三年級的時候把她強姦了。楠告訴了她媽媽,可她媽媽讓
楠不要說出去,楠不聽,報了警,結果她繼父給判了好幾年,如果不是楠的媽媽
在法庭上說好話,估計會判的更重。那事之後,村上、學校裡楠的風言風語很多
,說楠是個騷貨只會勾引老男人。
  我回到學校,走過校園每個角落,經過每個我跟楠作過愛的地方。想著楠那
些時候說著「晨也在這兒作過」故意氣我的樣子,想著她壞壞的笑,我不由的笑
起來,又聽旁邊一個女孩輕聲對男友說:「真是個傻子,笑著哭!咱們去別的地
兒吧。」
  我辦理了退學。直接去了南方一個海濱城市。那邊我一個初中同學,剛開了
一家自己的小廣告公司,讓我陪他一起闖。
  無論在哪個城市,每當我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總會想著,楠會不會突然出現
在我面前,嘲笑我說:「你這個傻瓜,我當初明明給過你好多機會讓你說愛我的
!」
  走在街上,看著遠處的燈光,我說:「楠,我已經愛上你了。」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6908-3000:56奇葩事!!94年的小美女主动让我检查尿道!
点击:8709-1500:40我和几个女人的事
点击:8108-2901:29搞别人的老婆滋味总是不一样
点击:3209-1509:40讓姐姐懷孕…
点击:3707-0900:44誘惑姊夫
点击:9011-2001:30家庭野战
点击:21208-3000:57在美国带大陆游客找小姐的趣事
点击:11602-1002:01被禁锢的欲望
点击:9602-1600:42直播男主角
点击:9812-2117:31妹妹你真好色!
点击:6508-1501:54新来的女研究生
点击:11604-0519:48小婷婷的爱1
点击:8811-0300:33大學最后一年把女友破處了
点击:1509-1702:38為逝去的三
点击:4508-2901:28晓奇的遭遇
点击:7308-3000:56想不到一箭双鵰
点击:7604-0419:55美少女调教06
点击:13101-1314:38直播
点击:1209-1702:42海边往事
点击:2904-0300:28小男人
点击:2809-1509:38出租屋的春天(1-4)
点击:13102-2815:25对面屋的人妻
点击:10208-3000:56在黑网吧狂干小紧逼90后收银妹子
点击:4508-2800:27人人骑人妻
点击:10904-0519:33爱情与友情
点击:3309-1509:38一次次的意外让我沉陷嫂子的裙下啊
点击:1709-1509:38永遠無法還清的賭債(1-4)
点击:7508-2901:30妻子被别的男人内射
点击:4208-2117:35分享我的公交类型女
点击:12406-0100:03霸宠绝美村姑完
為逝去的三,全国最大的黄渗,全国最大的黄渗zhan,全国最大的黄渗络,全国最大的黄渗页图片,全国最大的黄渗站
全国最大的黄渗-明星合成按摩鸡巴处女膜开苞成人电影网址亚洲电驴无码 啪啪色情描述传送门骑士改名字,丁字裤自慰美女图片 忠心耿耿是什么意思娇妻淫水鸡巴呻吟全国最大的黄渗日逼淫片全视频。。。
TOP反馈